四季遞換,一年歲末
眼看著工作要結束,即將失業(樂)
眼看著匿名又戰起了月經文(更樂)

經過將近一年的沉寂,我以為這已經銷聲匿跡
沒想到偶爾逛逛,就接連碰到了月經新文

我笑的這麼快意,實在很惡毒
至少也該裝出哀矜的表情
説兩句憤慨的話,表現一點點同理心

可是我真的一點都不哀矜,一點都不憤慨
只覺得該死的荒謬,該死的可笑
該死的女人何苦為難女人

當然,始作俑者不一定是女人
可是實在很難說打的最兇的不是女人

相信我,不用在匿名被婊的一蹋糊塗
光憑我高中三年女生班的恐怖經歷
我夠清楚女人見不得人的背刺能夠多惡劣
Ex.看胃病變調成夾娃娃,男友是心理失常幻想出來的…
真是血跡斑斑,無言淚千行啊~~~~(大笑)
創作者介紹

關於化妝的一二三事

airf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